标签: 描写运动员扔垒球的句子

复夏小学:我运动 我健康 我快乐

“501班一等奖……”11月23日,南市街道复夏小学第八届田径运动会的颁奖仪式上,校长潘培梁郑重地宣布。

为了落实“双减”政策,丰富学生校园生活,提高技能,该校举行了为期两天的“我运动 我健康 我快乐”2021年运动会。本次运动会设置60米、100米、200米、400米、800米、4×50米接力赛、跳远、铅球、垒球等9个项目。

18日上午,天空中泛着乌云,但是孩子们的参赛热情此起彼伏。比赛从60米预赛开始,操场上,加油声、欢呼声、喝彩声不绝于耳。参加800米决赛的选手听着一声枪响,选手们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向赛道。刚出发,602班陈佳龙因为没有踩稳脚步,摔倒在地后,马上起身追赶。经过不懈的努力,从开始的第8名,向前进步,以第5名的成绩结束比赛。比赛中,天空中下起了点毛毛雨,更是激起运动员们的热情,大家不顾额头的雨水,心中只有一个目标:冲过终点!

跳远场地,运动员们一个个摩拳擦掌,毫不示弱。起跳、踏板、纵身一跃,601班的付国宁同学轻轻松松就跳到了3米2的好成绩,最终获得了男子组第一名。

19日的4×50米接力赛,更把整个运动会推向了高潮。站在跑道上的4名运动员,个个都是“小苏神”。他们早早安排好棒次和接棒方法,谋划好战术,发令员一声枪响,他们铆足了劲,沿着自己的赛道,跑向下一棒。那紧攥接力棒的小手,快速有力摆动的双脚,迸发出运动的魅力!

运动会是比赛,也是一次学习教育。为了学生能够掌握运动技能,裁判员老师们认真负责,现场指导学生。跳远场地上,裁判员徐老师认真地示范、指导学生起跳:“助跑要快,踏板准确用力,不能踩白线……”铅球比赛,由于平时接触少,学生没有掌握投掷技巧,有体育特长的班主任就在现场指导参赛运动员:“五指抓握铅球,手掌空心,把球贴到脖子,侧身推出。记住不是扔铅球。”

“本次运动会很好地展现了复小师生团结进取的精神面貌,落实坚持运动锻炼的理念,让学生们享受运动的欢乐。”潘培梁如是说。(吕良洪,胡旭青)

棒!少年|省运棒垒球比赛挥出精彩“第一棒”

炎热的天气阻挡不了选手们的激情,在开阔的扇形场地中,比赛异常激烈,“三振”、“安打”、“双杀”、 “本垒打”等精彩表现频频上演,比赛高潮迭起,扣人心弦。8月21日,为期三天的湖北省第十六届运动会社会俱乐部类棒垒球比赛在天门落幕,来自全省的15支棒垒球队伍、共258名运动员顶着灼热的太阳,挥舞着手中的球棒,在红绿相间的棒球赛场上驰骋。这是棒垒球项目首次进入我省省运会,新生力量们,正向阳生长。

近来天门连续高温,最高气温达到了40摄氏度,仅是站在该市体育中心体育场赛场边就汗流不止,参加软式棒垒球的孩子们却还要上场奔跑,这样的气温他们顶得住吗?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天天都在太阳底下训练啊!”来自黄石代表队的学生方紫涵看上去柔柔弱弱,但站在烈日下精神十足。“打比赛是那么的有趣,至于炙热的阳光不算什么,毕竟从这个暑假开始已经在高温下练了好几堂训练课了。”方紫涵棒球帽下那双乌黑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为了备战本届省运会,参赛的大多数队伍都经历了长期集训,并且在露天的环境下经受住了高温考验。在场边陪伴观赛的一位家长告诉记者:“其实我们最认同的是孩子们能吃苦的精神,不仅锻炼了意志还提高了身体素质。”

本次比赛分为U18岁组的棒球和U12岁组的软式棒垒球,比赛分别在天门市实验初级中学和天门市体育中心体育场举行。棒球、垒球项目同为一宗,场地、规则看起来也大同小异。比赛中,各有9人的两队轮流攻守,攻队队员在本垒依次用棒击打守队投手投来的球,并伺机跑垒,能依次踏过1、2、3垒并安全回到本垒者得1分。守队则可通过持续碰触攻队跑垒员或持球踏垒以“封杀”跑垒员,当球落地前防守队员如果直接接住球,则跑垒员被“接杀”。比赛为9局,以得分多者获胜。

棒球在中国尚属小众体育项目,外行人想要弄清楚比赛规则绝非易事。但棒球的特别之处在于,无论高矮胖瘦,总能在球场上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这对于一群并非“精挑细选”出来的孩子来说,“赢面”就能大很多。天门市江汉学校地处偏远乡村,队员们也多身处普通家庭,该校于2020年引入棒垒球项目,曾获得由省社体中心捐赠的5万元体教融合发展资金,用于鼓励学校棒垒球项目的开展,在省级棒垒球协会的指导下,该项目在校园中迅速普及开来。在本次比赛中,天门市体育总会代表队在小组单循环赛中连克襄阳、宜昌、武汉、黄石代表队4战全胜,在和荆州队的决赛中也难分高下,在比分15平的情况下,对手最后一棒打出了“全垒打”终结比赛。

该队的主教练王思宇曾是一名足球教练,为了在学校开展棒垒球运动,他经常上网、买书、通过各个渠道打电话请教专业人士,自学转型当起棒垒球教练。谈及这份来之不易又略带遗憾的成绩,王思宇笑着说:“我也不是专业的棒球教练员,但是我愿意学,跟着孩子们一起成长,希望能够在我们天门也能打开棒垒球的一片天地。”

棒垒球是一项集跑、跳、投、打于一体,有利于强健体魄、锻炼意志品质、培养团队精神的体育竞技项目。基于这样的思考,宜昌点军区一所刚成立的新学校五龙小学,便大力推行棒垒球运动作为“一校一品”,组建起宜昌市第一支专业棒球队,多数学生首次接触棒球运动都表示出很大的兴趣。目前棒球队共由18名成员组成,从该校三年级至五年级学生中层层筛选出来。该校体育老师罗娅表示,棒垒球是一项规则较为复杂的运动,上手比较难,需要孩子动脑子,并且刻苦训练、全心付出,这样的过程,对他们的心智和意志都是很好的锻炼。另外,棒球运动是集体项目,因此能培养孩子的团队精神,通过棒球训练,学校培养出了一批品学兼优的学生。

为了更好备战在家门口举行的省运会,该校同时聘请了宜昌市新星青少年体育俱乐部的教练员们走进校园授课。宜昌代表队兼该俱乐部的主教练沈文彬曾是甘肃省队的专业棒球运动员,退役后他与妻子定居宜昌,从事过电视台摄像等工作,但始终放不下对棒球的爱。2018年正赶上我省发展棒垒球运动,同时借助省运会花落宜昌的契机,他萌生“回归”的想法,在参加过由省社体中心组织的省级裁判员、教练员培训班并考取资质后,他多次开展公益,带着棒球走进校园。

致力于棒垒球推广的沈文彬说,棒垒球运动加入到省运会比赛中,大幅助力了该项目在宜昌的推广。“目前在宜昌还有多所学校和俱乐部有意重点发展打造棒垒球项目,这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我也将尽自己的一份力,让湖北省棒垒球运动越来越好。”

这是省运会项目首次落户天门,也是棒垒球项目首次进入省运会,各方均给予高规格的支持。本次赛事裁判长陈军,有着20多年的国际国内执裁经历,他介绍:“担任本次比赛的裁判员共计23人,其中临场裁判18人,记录5人。在这23名裁判员中,国际级裁判3名,亚洲级裁判1名,国家级裁判3名,其他所有裁判大部分均一级以上,具有多年的执裁经历,在全国赛场上也多次亮相。我们以严格遵循严肃、认真、公正、准确的原则,以优质高效的服务为运动员们创造良好的竞赛氛围。”此外,赛事组委会从比赛服、球棒、手套、护盔、护具等比赛装备的严格审查和认定,到疫情防控、场地管控、赛事安全、医疗服务等方面层层把关,全面为本次赛事做好各项保障工作。

在中国棒垒球运动的版图中,湖北是一支潜力“新秀”,具有较好的成长空间。在省体育局、省社体中心的指导下,经过四年耕耘,我省棒垒球运动从无到有。2019年湖北代表队勇夺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U15社会俱乐部组冠军。2020年,在省体育局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省社体中心与湖北二师共建省棒垒球训练基地,该基地既能满足专业训练和比赛,同时也成为全民健身的重要阵地。棒垒球进校园如今已走进武汉、宜昌、襄阳、黄石等8个地市,并在基层培养了数百名棒垒球教练员、裁判员和社会体育指导员。湖北省棒球锦标赛、湖北省青少年棒垒球锦标赛已连续举办多年,参与人数逐年增长,吸引聚集了我省大批优秀的棒垒球资源和人才,呈现蓬勃发展之势。目前湖北有一万人从事棒垒球运动。

本次比赛的举办,不仅为我省青少年棒垒球运动员搭建了高规格的赛事平台,展现竞技水平,同时为普及推广,培养后备人才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省社体中心主任严汉华表示:“我们将进一步借势借力,以棒垒球进校园、进俱乐部为载体,进一步扩大影响力,使棒垒球运动成为我省全民健身,特别是青少年运动的新时尚,并进而助力成为湖北竞技体育新的突破口!”

关于垒球比赛基本规则

投手、捕手、一垒手、二垒手、三垒手、游击手、左外场手、中外场手、右外场手。

9名队员进攻时的击球棒次,按照赛前双方提供给主裁判的击球次序严格执行,不能变动。

主裁判主持抽签,决定哪方先攻,哪方先守。比赛开始后,先守一方9名队员进入各自防守位置准备防守,先攻一方根据上报主裁的击球棒次,由排在第一棒的选手出场击球。第一局以后,每局双方的第一个击球员应为上一局最后完成击球任务的下一个击球员。

如果投手投出的球,在落地前进入本垒板上空、低于击球员的腋部、高于击球员的膝部则为好球,否则为坏球。击球员有3次击球机会,如果3击不中,或者击出的球在落地前被防守队员接住,均判该击球员出局。如果击球员将投手投来的球打进界内,击球员就成为击跑员,取得跑垒的权利。此时击跑员可以根据自己击球的情况,按由一垒经二垒、三垒,最终到达本垒的顺序跑垒,也可以停在距离自己最近的垒包上成为跑垒员。

在此过程中,如果击跑员被防守方封杀或触杀,均算为出局。跑垒员可以在投手再次投球出手的瞬间,选择继续向下一垒跑进或原地不动,但同一个垒包上不能同时有两名跑垒员。

但如果一名跑垒员能够在本方累计三名队员被杀出局前返回本垒,则计进攻方得一分。此外,如果投手在面对同一名击球员时,累计投出四记击球员未击的坏球,那么要保送击球员登上一垒,原来在一垒上的跑垒员则自动前进至二垒,依次类推。

每一局双方各进攻和防守一次。只有进攻方有权得分,最后以7局累计得分多的一方为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