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盲人门球的眼罩

四川盲人姑娘 戴眼罩听声音辨位打门球(图)

前日,2009年全国特殊教育学校女子盲人门球联赛(南部赛区)在中铁二局的体育馆中拉开帷幕。昨日上午9时许,正在进行盲人门球比赛的体育馆内格外寂静,只能听见发球时橡胶球里的铃铛声响体育馆中,两个长达9米的球门分别设在球场的两端,6名戴着眼罩的盲人运动员分成两队角逐。

比赛开始了,四川队的一名球员举起球,以类似于掷保龄球的姿势用力开了一个平球,橡胶球发出铃声,迅速向对方的球门射去。与此同时,湖北队的3名球员侧耳倾听,根据铃声迅速判断,扑倒在地,做出防守动作,射向球门的球被一名球员用脚挡在门外。双方轮流进攻、防守,运动员们身手敏捷,反应迅速,凭着听力,她们判断出球的状态,当把对方进攻的球狠狠挡在门外,或是顺利进球时,她们都兴奋地呐喊……

盲人门球与一般门球不同,是根据盲人视力障碍特点而专门设计的一项集体球类项目,1946年起源于德国和奥地利。一个重达5斤的橡胶球中有一个响铃,通过球面上8个直径1厘米的圆孔传出清脆的铃声,运动员循声作出各种判断和肢体反应。它需要运动员根据触觉来确定自己在场上的位置、方向;根据听觉来判断球的方向、速度,从而迅速做出反应。

这次参加比赛的运动员们来自湖南、广西、广东、湖北和四川5个省,都是盲人姑娘。参加比赛的4名四川运动员都来自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最大的18岁,最小的十四五岁。今年18岁的4号球员黄琴来自安岳,患有先天性失明的她在10岁时完全丧失了视力。

黄琴记得,七八岁的时候,爸爸妈妈带她到昆明圆通山动物园玩,爸爸对她说:“你要好好看看这些事物,牢牢记住。”当时的黄琴根本听不懂这句线岁后,她明白了。黄琴完全失明后来到了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读书,随着朋友的增多,她融入了这个特殊的大家庭。

2006年,黄琴接触到了门球,别看门球只有篮球般大小,却比篮球重得多,足足有5斤。训练时,黄琴等队员扑倒在地,擦伤手脚是常有的事,当5斤重的球迅速射过来时,用身体挡住球,强大的冲击力往往让她们疼痛无比,甚至留下累累伤痕。训练过后,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对她们来说是很平常的事,肘部、腿部甚至胸口、头部受伤,更是家常便饭。但黄琴觉得这项运动可以让她经历更多的事,快速成长起来。

据悉,此次比赛是由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教育部、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残奥委员会联合主办。昨日四川队的姑娘们打赢了两场。今天,她们将与湖北队进行半决赛的对决,争夺进入决赛的资格。新闻·娱乐·我的成都·Q吧

12月9日、10日两天,19个市直单位的“一把手”通过温州网向网民征集发展建议……更多]

采访盲人门球的盲人记者

9月11日,盲人记者杨清风(右)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采访中国男子盲人门球队队员蔡长贵(左)。

当晚,北京2008年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预赛赛场边出现了一位特殊的记者,他就是北京“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的盲人记者杨清风。杨清风是北京残奥会中国为数不多的残障记者之一,他所在北京的“1+1视障人声音工作室”由盲人组建,参与制作的节目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10多家电台播出,节目分成两大类,一是为残疾人提供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种帮助,如教残疾人做菜、出行等基本技能;二是与残疾人相关的活动报道,如残奥会、特奥会等。

本届残奥会上,杨清风和他的同事们将通过网络广播向广大视力障碍人士解说赛事,让他们聆听同样精彩的残奥盛会。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

9月11日,盲人记者杨清风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采访盲人门球比赛。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

9月11日,盲人记者杨清风(右)在北京理工大学体育馆采访盲人门球比赛。新华社记者蔺以光摄

东京残奥会-盲人门球男子决赛:中国队获得亚军

当日,在日本千叶举行的东京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决赛中,中国队以2比7不敌巴西队,获得亚军。

当日,在日本千叶举行的东京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决赛中,中国队以2比7不敌巴西队,获得亚军。

当日,在日本千叶举行的东京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决赛中,中国队以2比7不敌巴西队,获得亚军。

当日,在日本千叶举行的东京残奥会男子盲人门球决赛中,中国队以2比7不敌巴西队,获得亚军。